双眼失明偏向神山行‧青光眼三友征第一高峰

浏览量:215 点赞:329 收藏:623 2020-06-22

双眼失明偏向神山行‧青光眼三友征第一高峰(吉隆坡6日讯)“失明并不是世界末日,如果说我惨,这世上比我惨的人更多。”26岁卓岑颖3年前因患上青光眼而失明后,并没有因此颓废丧志,反而乐观接受事实,继续积极生活。儘管看不见,但她仍勤学钢琴,并靠着触摸点字记住琴谱符号的方式,完成了5首词曲创作。不仅如此,她还加入了由青光眼学会举办的“登山队”,并将与一名已失明的华裔男子及另一名只剩10%视力的马来男子,结伴征服沙巴神山,一来为20名贫穷患者筹款及集资成立青光眼中心,二来也希望通过身体力行的方式向世人证明,失明人士也可以自强不息。卓岑颖的另2名眼疾友伴分别为现年49岁的青光眼学会会长陈锦辉,以及年仅23岁的巫裔男子菲道斯。陈锦辉同样也是因为患上青光眼而于4年前失明,而菲道斯则是因为青光眼的情况日益严重,而只剩下10%视力,他们3人将与另7名视力正常的志愿人士于10月9日挑战神山,以期通过此活动提高民众对青光眼的意识,并呼吁民众每年检查眼睛至少一次。谈及患上青光眼的过程,卓岑颖向《》披露,初中三那年开学初期,她因看不清楚黑板上的字而一度以为患上近视,但验眼师直指她的双眼状况不寻常,建议她去看眼科。23岁开始失明“那一年正是我要备初中评估考试(PMR)的时候,我原本决定完成考试后才去看眼科,但太迟了,右眼已被验出只剩下10%的的视力。”她说,这场疾病来得毫无预警,因她没有头痛等任何徵兆,更对青光眼一无所知。“虽然我前后动了4次手术,但依旧挽回不了视力,最后,我在23岁那年完全失明。”从发现视力衰退到失明的这10年时光,卓岑颖虽一度无法接受事实而躲在房内痛哭,但流泪之后,她还是告诉自己要冷静面对,接受治疗,并也早已做好最坏的打算,只见她哈哈笑着说:“这不是世界末日,比我惨的人多的是,虽然还是会难过,但总是要面对和接受事实,不可能每天都哭。”“我觉得自己很幸福了,起码我有读到书,并在完成中六学业后才失明,而且现在我的生活也不错啊!”卓岑颖自小成绩不错,曾在小六评估考试中获得6科A,但随着患上青光眼后,她为了争取黄金时间治疗而一度停学,以致中学的学业进度赶不上其他同学,成绩变差。停学的那一年,哥哥便让她学钢琴,目前,学琴已成了她最大的生活目标与重心。此外,失明的这3年来,她很快地便能适应黑暗,并声称她依旧可以学琴和上网,还能自理生活。不过,教她最遗憾的是,她无法看到自己的照片。“有时候大家替我拍照后,我想看看自己的照片都办不到。”助母照顾小孩在家活动自如卓岑颖带记者参观她的房间和钢琴房时,只见她有如视力正常的人般在家来去自如,拿到钥匙开门迎接及送记者离开、还可以準确无误地带领大家参观每间房间。除此,她还可以帮忙当保姆的妈妈照顾小孩子。她由始至终都不曾因为失明而自暴自弃,全因她的父母卓金发和张仕云给了她庞大的支持力量。“其实,爸妈比我更难受,我知道妈妈在房内偷偷哭了很多次;还有,当建筑工人的爸爸为了照顾我而曾一度停工多个月,为了带我治眼睛,爸爸还向亲戚借钱,并花了数年时间才把债务还清。”此外,即将随登山队征服沙巴神山的卓岑颖,将在父亲的带领下一起攀上神山。她坦言,在最近的两个星期的紧密训练中,她发现上山容易,下山难,因为她完全衡量不到下山的状况,且需要用尽脚力抵住往下滑的力量,结果导致她双脚的拇指瘀青一片,至今仍未消除。“其实,我是在青光眼学会会长陈锦辉的邀约下决定征服神山,连爸爸也说神山很美丽,且空气很好,所以我一直很想去。虽然看不见沿途的风景,但我相信爸爸会鉅细靡遗的向我描述沿途风景,我也会好好享受身处高山的感觉。”为了锻鍊体力,她从去年起就不间断的随队友到八打灵再也的加星山和甲洞森林保护局(FRIM)练习,并获得20名支持者一同爬山以示鼓励。用盲人电脑软件读字写词陷入黑暗的世界后,卓岑颖大部份时间都在练琴、创作写歌和上网。在写谱方面,她是靠着触摸点字记住琴谱的符号慢慢弹出旋律;至于歌词内容,她则靠专门为视力障碍者设计的电脑软件读出文字给失明人听的方法,从中筛选所要的中文字。学习古典乐的她说,虽然创作的过程比别人多出好几倍的辛劳与努力,但她心里仍期待着,有一天可以完成自己的创作,然后在网上发表作品。最近,她也在青光眼学会的邀请下,为该学会创作一首主题曲。“靠着点字触摸,我会分阶段逐步记住整个琴谱,琴谱的长短胥视歌曲的总长度,通常我需要一个星期才能记住琴谱的符号,再反覆练习,以便把整首歌完整的记下来。”卓岑颖使用的电脑软件,能随着她输入的文字唸出声音,因此她能清楚知道文字内容。不过,她说,中文字的同音字繁多,为了準确找出所要的中文字,她必须多花功夫上网输入英文翻译中文,或是取巧打出词组,再抽出其中所要的文字。菲道斯‧家族8人患眼疾来自眼疾家族的23岁巫裔青年菲道斯天生患有青光眼,目前,他的右眼已失明,左眼仅剩下10%视力。除了他,他的另7名家人也同样患有眼疾,其中两人也是失明者,5人患有青光眼。由于菲道斯还能靠单眼看见近距离的东西,所以他目前还能自行外出及打理生活。此外,他也响应陈锦辉的号召,共赴沙巴亚庇攀登美丽的神山。与大伙儿在甲洞森林保护局进行爬山训练时,菲道斯也把交往10个月的女友西蒂札乐哈带在身边,两人是在参与电脑课程时认识。“女友曾许下承诺,无论我以后失明或遭遇任何困难,她都对我不离不弃。”此外,菲道斯原来也是一名双人脚车手,刚加入国家体育理事会4个月的他目前积极接受训练,并冀望能成为2012年伦敦残障奥运会的参赛者之一。“我还未做好心理準备,以面对完全失明的那一天,但我会一直坚持骑脚车。”每天,他都会分早午时段接受踩脚车的训练,虽然体能训练让他感觉很辛苦,但他却非常享受这段日子。菲道斯的脚车拍档是视力正常的选手,负责坐在前面操控,而他则是后方使力的推手。陈锦辉‧开5次刀救不回视力原本是顾问公司老闆的陈锦辉在40岁事业如日中天时,突然感到剧烈头痛而入院,但医生却差不出病因,只建议他去检查眼睛,过后,他才惊悉眼压已超出20mmHG的正常水平,达到60mmHG,而这是青光眼的症状之一。为挽回视力,他在过去5年动了多次手术,但依然无法降低眼压,先是右眼失明,左眼则在撑了一年后也告失明,自此,他的世界从光明陷入一片漆黑。现年49岁的陈锦辉说,得知自己患上急性青光眼的那一年,他刚接到一份200万令吉的合约,人生的高潮和低潮同一时间出现,令他不禁自问:这是上天向他开的玩笑吗?“失明后,我很迷茫,很容易生气,感觉压力很大,很痛苦。我曾拒绝配合医生的治疗,并跑去看中医、买营养品来吃,只差没有去求神拜佛,但我也知道,最痛苦的是我太太和家人。”他指出,直到他与妻子黄金娇在2008年笃信基督教后,他才从圣经中找到人生的方向。朋友绳拉手完成马拉松赛失明四年多的陈锦辉曾在今年6月参与由渣打银行举办的吉隆坡马拉松比赛,并在朋友以绳子拉手的引领下,花了4小时终完成21公里的路程。自挑战21公里的半马拉松赛程后,陈锦辉再放眼沙巴神山,他说,如果一切顺利,他将把目光放在12月举行的槟城大桥马拉松赛事,冀望再度以身体力行,证明人残心不残。此外,他披露,他登山时将会“出动”妻子黄金娇当他的“盲公竹”,以减少他因看不到而踏空的风险,但他不讳言,他至今仍对即将攀爬路程需花费约14小时的神山一事感到有点害怕。“练习时,我发现在上山时,有拍档在前方,我可以感受到他的身体动态然后一起行动,但下山时就比较没安全感,因我感觉不到前方的状况,所以得放慢脚步。”他预算,爬至神山的半山腰需要10小时,而从半山攻顶则需4小时,这是一个巨大的挑战。“爬山和跑步是两项截然不同的运动,跑马拉松时我遇到的是脚痛问题,所以会停下来走路休息,但爬山的挑战更大,且费时更长。不过,兴奋之情胜于害怕,我还是很期待爬山的那一刻。”陈锦辉一行10人打算在半山的民宿休息一晚,隔天再继续行程。此外,将充当丈夫“盲公竹”的黄金娇说,她的难度在于必须一直提醒丈夫有关前方的路况,比如有没有石头、地上是甚幺土质等。因此,作为领航人的她非常重要,尤其要投入双倍的专注力及观察力,以免丈夫跌倒。夫妇合创青光眼学会陈锦辉失明后,便结束经营多年的顾问公司,而他从事美容事业的太太黄金娇也在隔年决定辞职,全职照顾丈夫,夫妻俩过后更一起在2009年成立“青光眼学会”。每週有至少两次,他们会带着简单的仪器和几名义工到乡间替民众免费检查眼睛,以便及时劝导患有青光眼的病人儘早就医。此外,青光眼学会也通过各种宣导活动和挑战各种运动项目去提高国人对青光眼的认识,同时也扮演辅导的角色,去鼓励和开导患者勇敢面对未来。忆起丈夫失明那一年的人生急转弯,黄金娇说,他们只能见一步,走一步,毕竟这已是没法改变的事实。“我决定辞职时,亲友们都来劝我,但我清楚知道,没有甚幺比丈夫更重要。”黄金娇与陈锦辉结婚多年恩爱如昔,迄今两人仍到电影院一起“看”电影。“丈夫真的很好,儘管失明了还会陪我去‘听’电影。我们夫妻的感情变得比以前更好,也多了聊天交流的机会。”吁民众每年验眼1次陈锦辉形容青光眼是“隐形杀手”,出现时毫无症状,一般上人们察觉到本身失去40%的视力后,去检查时才得知自己患上了青光眼。此外,目前全球有七千多万人患上青光眼,是继白内障之后,患者人数最多的眼疾。“青光眼无药可救,只能固定使用眼药水暂缓失明的‘速度’。基于国人对青光眼的认识不多,且国内的医疗机构也很少宣导这方面的讯息,因此,我们才决定通过爬山的‘壮举’来传达更多有关青光眼的保健知识,并呼吁民众每年检查眼睛至少一次。”他期盼青光眼学会能全面发挥功能,包括兴建一所“青光眼中心”,让患者或民众到来免费检查眼睛或拿眼药水。“我也希望可拥有一辆专门载着检查器材的流动车辆,到偏远的乡区为民众检查。”你知道吗?青光眼可致失明眼睛的前部充满液体,医学上称之为房水。房水具有维持正常眼内压力(正常眼压为12-21mmHG),和防止眼球塌陷的作用,但房水过多或引流不通畅时,就会引起青光眼。此外,眼内压也会随着升高,造成视觉神经纤维和神经内的血管受压和损伤。这种情况将导致视觉信号无法传送到大脑,引起视力减退,最终导致失明。青光眼虽然不会危及生命,但却会导致患者失明。由于青光眼的预兆不明显,所以,许多患者在发现自己患上青光眼时,多已临近末期,所以青光眼又被称为“视力小偷”。青光眼分成慢性青光眼和急性青光眼。慢性青光眼的病人初期只会感觉视野变窄,即只能看到视力範围中心的物体,若不及时治疗,将导致视力减退至最终失明。至于急性青光眼则是眼睛和眼周突然性剧烈疼痛,且视力迅速下降、头痛及感到噁心呕吐。如果增高的眼内压不及时解除,几个小时内就可能永久性失明。‧报导:林宝慧‧2011.10.06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推荐


sunbet游戏登录口|居民的生活服务指南|查询各类生活信息|集生活消费网站|网站地图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申博sunbet真人现场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sunbet(官网)55现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