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会计师》的反思:我们看到的是「自闭症孩子」还是「孩子有

浏览量:105 点赞:138 收藏:374 2020-07-25

克里斯沃夫(Chris Wolff)常面无表情,在日常生活中尽可能避免不必要的人际互动,对于无法完成正在进行或预期该完成的工作会产生极大的焦虑。克里斯沃夫也是一位杰出的会计师,工作时异常专注,可以正确且迅速地找出数字间的规律,帮助客户处理複杂的帐务问题。克里斯沃夫生活独立,用自己喜欢的方式过活,兴趣多半是不需与人接触的活动,包括听音乐和射击打靶。

克里斯沃夫因为父亲的关係,有着坚强的意志力,强悍的格斗技巧以及神準的射击能力。克里斯沃夫有自己的价值观与信念,他心地善良,愿意主动帮助有困难的人,同时也替黑道处理帐务问题,赚取高额佣金,再把这些钱大部分捐助给自闭症研究机构。克里斯沃夫常出现仪式性的行为、有规律的生活作息、服用精神科药物……他清楚知道自己的自闭症特质,渴望与人交往,但同时也担心自身特质造成他人的困扰。

看完《会计师》这部电影后,旁人的谈话勾起我撰写这篇文章的念头。有人说,班艾佛列克(Ben Affleck)演得一点也不像自闭症;也有人说,我觉得满像的啊,他整部电影几乎面无表情,跟别人互动时感觉也很不自然……。

这部电影,让我看到了当孩子具有自闭症特质时,家长的心路历程,也唤起我与ASD孩子生活的记忆。这些经验再一次被这部影片冲击着,也带出一些不一样的反思。

我们看到的是「自闭症孩子」还是「孩子有自闭症特质」?

影片的开头与结尾,透过治疗师的口吻,传递了很清楚的概念:「我不要帮孩子贴标籤」。即使孩子有这些特质,如果我们拿世俗的标準来看他,他可能会是一个低成就的人,但我们应该看到他们与「所有人」都不一样的地方,而不是只看到这些他们跟所谓「一般人」不一样的地方。

这是我一直以来认为重要的观点,也是为什幺我在第一段特别清楚地从各个面向描述克里斯沃夫这个人。如果你仔细看看,会发现「自闭症」其实只佔了其中的一小部分。这提醒我们,与孩子相处时,看到的应该是「孩子具有自闭症的特质」而非「自闭症孩子」。这两者最大的不同是「孩子具有自闭症特质」强调:自闭症其实只是孩子的一部份,不应该由此定义孩子的整个人生。

很多能力是可以后天培养的,先天的特质不一定会造成后天生活的障碍!

影片中有几个让我印象深刻的桥段,可以看出:即使先天在社交能力上有缺陷,但经过后天的训练后,未必会成为生活当中的障碍。举例来说,当克里斯沃夫与女主角交谈时,听不懂对方意思或是回话让对方感到错愕,克里斯沃夫就会说:「我是开玩笑的!」希望透过幽默的方式弥补刚才对话的尴尬。而在监狱里,他的启蒙恩师不但教导他如何帮黑道洗钱,更直接告诉他:你只有会计师的能力是不够的,更重要的是你要有能力辨识他人的情绪,理解他人的感受,这样才能和这帮人打交道!

幼年与成年的克里斯沃夫在情绪管理与社交能力上有很大的差异,这大部分是靠后天努力学习的。如果我们把社交能力、情绪觉察能力当作像是游泳一样的技能来看待,看到具有ASD特质的孩子需要特别学习这些「技能」,就不会再那幺讶异。其实只要我们依据孩子的能力和特性,拟定合适的训练策略,这些技能是可以后天培养的。

诚实面对自己,练习在别人面前揭露自我特质是一辈子的功课

电影中克里斯沃夫在与女主角第一次见面时,不断「拒绝」对方的善意。在很多人眼中,可能很不可思议,他怎幺可以这幺淡定地拒绝一个美女?甚至觉得这样的互动方式会让人感觉「难相处」。但是在我看来,这样其实挺好的!因为这是克里斯沃夫诚实面对自己感受的表现。他有礼貌的拒绝自己不喜欢的事情,这会让自己感觉到舒服与平静,避免自己需要专心工作的同时被打扰。

这也是这几年工作下来,我努力向孩子们学习的。很多时候,我其实挺羡慕他们的,生活当中的事情,喜欢的就喜欢,不喜欢的就不喜欢。我们很多时候迁就人情,明明心里想着不好,嘴巴上却要说好;不得不答应下来,却让自己心里不舒服。甚至因为考量环境的氛围,让自己不敢说真话,这些都是焦虑与压力的来源。

影片中的女主角其实就是一个强烈的对照,当她批评自己父亲的一些习惯时,才发现很多她批判的事物,都跟克里斯沃夫的习惯相同。当下的她解释半天,就是担心会让克里斯沃夫不舒服。但到底哪些是「实话」?我们难道不能接受旁边的人对我们说真话吗?我希望孩子们练习用爱心说真话,让这些话从善意出发,并且尽可能站在对方的角度考量后再说。我想让孩子知道,即使是对的事情,也不一定要立刻说,因为很多时候也需要看场合判断是否适合。

教养没有绝对的对错,而是一种选择,每个人都必须承担选择后的结果

电影中有好几段克里斯沃夫回忆自己过往童年的经验,当中对于父亲的教养态度有很清楚的描绘。举例来说,当治疗师表示我们应该依照孩子目前的状态与步调提供适当的训练计画、并希望孩子加入他的住宿课程时,克里斯的父亲直接拒绝,因为他认为我们不可能一直让孩子待在「温室」。这个世界的刺激太多太强,孩子必须想办法去适应这个世界。军官背景的父亲不但安排许多严格的武术训练课程给孩子,当孩子在学校被欺负时,爸爸也直接教导孩子要去反击!

我想,这些成长经验对克里斯来说可能是残酷痛苦的,但我们不能否认的是克里斯的爸爸深爱自己的孩子,从幼年时克里斯情绪失控时,爸爸把他抱住,试着安抚并稳定他的情绪,和孩子一起唸着可以让人安心的「咒语」,到最后爸爸甚至为了保护他而牺牲了自己的生命。这让我知道,严格的要求背后其实很多时候蕴含着浓郁的情感,每个爸妈都在用自己觉得好的方式在爱孩子。

教养没有所谓绝对的对与错,每个人都是当了父母亲之后,才开始学习胜任这个角色。教养是一种选择,我们每个人都必须为了自己的选择负责。当你的孩子在学校被同学欺负,你又会怎幺做呢?

我们如何定义所谓成功的人生?

克里斯对于「意外」的接受度很低,对于「不如预期事件发生时」需要时间调适,不然会让他的生活产生一连串的混乱。即使他一个人,过着单调与规律的生活,甚至缺乏弹性,但克里斯衍生出一套自己觉得舒适的生活方式。他可以与人交往,有着自己的「事业」与简单的人际关係,同时保留了仪式性的行为。我们可以说这样人生不成功吗?

而影片中,治疗师的女儿一辈子都待在父亲的机构当中,因为口语表达的困难,必须透过语音转换的沟通辅具与他人交流,透过网路认识这个世界。我们又可以说这样的人生不成功吗?

ASD群体的每个孩子都不一样,就像我们每一个人都有着不同的性格、个性、习惯以及喜好。每个孩子不同的状态与条件,会在未来发展出各式各样不一样的生活型态。我们不需要去跟别人比较,不需要去羡慕别人,更不用去评价别人,生活型态本身就是多元的,我们应该去尊重每个人不同的可能以及选择,并且,更专注在自我与孩子的道路上。

延伸阅读我们都寂寞──谈「母猪教」与人的商品化「没交回家功课,不准下课」是体罚吗?你能不能接受没有标準答案的学习?


原标题:曲智鑛:别帮孩子贴标籤──一部分的特质,不该定义孩子的整个人生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推荐


sunbet游戏登录口|居民的生活服务指南|查询各类生活信息|集生活消费网站|网站地图 2000试玩闯关送彩金 网上波音手机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