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岁少年和理非民主初体验:我想做记者

浏览量:630 点赞:756 收藏:293 2020-08-07

「我父母都係大陆人,但係唔代表我会锺意呢个国家。由细到大每一次返大陆,我都觉得好讨厌!」

麦兜(化名),14岁,就读大埔孔教学院大成何郭佩珍中学,即开学日有人不满校长就罢课的安排发起包围行动、连续两日有人报警的富善邨学校。麦兜的父母都是内地人,他在香港出生、生活及接受教育,是个土生土长、不折不扣的香港人。「我一出世就喺呢个地方,梗係自认係香港人啦,又唔係因为好似啲人话咩优越感,纯粹係因为出于我对呢个地方嘅锺意。」

麦兜的父亲是保安员,母亲做食品包装员,他的说话不带口音,纯正广东话;他所读所学所写的是繁体字;家住公屋;手持的玩物是智能手机。麦兜说话像个大人,这个暑假,他投入反送中运动,选择做一个和理非,清楚说得出原因。

有婴儿肥、未长高、未变声的麦兜自称是一名「毒L」,没有女朋友、朋友不多,平常生活都习惯孤身一人,大部分时间花在智能手机上。他爱玩电动游戏、看漫画及小说,喜欢沉醉在二次元的世界,更喜欢在互联网消磨时间,6月初,他在社交媒体上看见别人分享有关《逃犯条例》修订的懒人包,好奇心驱使下,他开始了解修例的来龙去脉。记者问他对条例有几了解,他指自己记性不太好,只记得其中一点就是:可以引渡在港人士到内地受审,单单这一点他便觉得不可接受。

麦兜记得,父亲曾向他透露为何会由内地迁移到香港生活,不单是因为香港生活质素水平较高,更重要的是为了逃避共产党:「我老窦不嬲都係『港猪』嚟,虽然佢政治冷感,今次反送中运动佢都冇点理,净係觉得只要唔好骚扰到佢正常生活就可以。但我好记得,佢喺我细个嗰阵就同我讲过,千祈唔好相信共产党任何嘢,因为大陆有好多嘢都可以係假,唔係点解咁多大陆人锺意落嚟香港买嘢呀,好明显,就係因为连佢哋本地人都唔信自己国家嘅嘢啰!」麦兜认为,按他父亲的说法,中国大陆的司法制度,同样不可相信。

麦兜又清清嗓子,认真地说:「老实讲句,其实我睇完个懒人包,都唔太搞得清楚修例件事和所有嘅问题。只不过我觉得如果呢条恶法会令香港人送中的话,咁我就一定唔会赞成啰。我之前睇连登见过人哋讲过一句说话,我觉得讲得几啱,我仲抄低埋,嗰句说话就係:『我们的上一代是为了逃避共产党而来,请不要让我们的下一代重回魔掌。』」

除了父亲的话,麦兜又解释为何他只得14岁,便如此讨厌中国大陆。他的亲戚全部都在内地,所以从小到大,每逢过时过节都需要到大陆探亲,加上他家住北区,生活上常常接触到内地人。他说:「我觉得主要真係文化差异问题,大陆人有好多嘅价值观同我哋都唔同,例如佢哋好似从来都冇排队嘅观念,无论係咩场合、咩情况底下,佢哋都可以打人尖,打完尖仲要若无其事咁;又好似佢哋成日都会随地大小二便,完全唔介意人哋点睇;讲嘢又粗鲁又大声,完全唔理人感受。诸如此类嘅行为,我相信一般香港人都唔会接受到。」

「再者,香港比起大陆自由好多,起码上网唔使翻墙先啦,每一次返到大陆上网,我就觉得自己好似被隔离咗咁,上Youtube又唔得,上连登又唔得,我都唔明白佢哋生活仲有咩乐趣。」

麦兜指,父母都是大陆人,感觉上他没有资格斥责大陆新移民来港造成的问题:「我知上一代好多香港人,都係由大陆落香港成长嘅,我父母都係,但我相信香港人成日指责嘅,应该係特别针对而家嘅新移民,即係最近呢几年先嚟香港嘅新移民。佢哋嚟香港抢资源、抢福利同抢学位嗰啲,虽然我对升大学冇咩信心,但都唔想见到咁多香港嘅大学学位俾晒佢哋啰。仲要每日150个(内地人)咁落嚟,真係唔知第日香港会唔会变咗讲普通话。」

不过,麦兜强调他绝对不是歧视中国人,他说:「我屋企人都係大陆人,我又点会歧视佢哋呢。同埋树大有枯枝呢个道理我都有学过嘅,唔通你老豆係警察,但你係我嘅同路人,我又会歧视埋你咩,英雄莫问出处呀。」

麦兜指,他的大陆亲戚都算明白事理,在这次修例风波中,不会刻意与他发生争拗,以免伤感情。他说:「佢哋当然认为香港嘅示威者係捣乱,仲话啲大学生个个都係收钱搞事,因为佢哋睇嘅所有新闻都係CCTV嘛。当佢哋知我有去游行之后,竟然冇闹我,反而都好好奇,问我究竟係咩一回事,我觉得佢哋其实都知自己接收嘅新闻,唔係事实嘅全部。当然,我就算好认真同佢哋解释香港而家发生咩事,佢哋都唔明,只会觉得香港而家好危险,唔敢落嚟玩。不过佢哋知我唔锺意同佢讲呢啲,都唔会同我争拗,都算几尊重我嘅。」

这次反送中风波,是麦兜人生首次亲身参与的公民运动。

年仅14岁的麦兜,过去3个月参与了大大小小的游行示威,每次几乎都是孤身一人。他尴尬地笑笑道:「莫讲话我屋企人啦,我身边根本都冇人关注今次香港呢件事,咪自己行出嚟行啰。我都好奇怪点解今次搞到咁大件事,佢哋都仲可以置身事外。」麦兜指,他于6月上旬看到网上有人呼吁6月9日上街,麦兜曾经邀请他的朋友同学一同参与,可惜没人有兴趣。他记得:「佢哋多数都係话『咁辛苦』、『冇意思』及『好危险』等说话拒绝。不过我都唔怪佢哋嘅,基本上我哋都冇乜接触过任何有关政治嘅嘢,学校又唔会教,如果唔係我太过八卦,可能我同佢哋都係一样。」

结果6月9日,麦兜胆粗粗一个人上街,他说,并没有向家人隐瞒,家人亦没有对他作任何刁难,只是提醒他要小心安全,不要太晚回家,也要按时按刻发讯息向家人报平安。

「可能我生得比较矮,样又细个,嗰日游行好多人都望住我,仲有人问我係咪同屋企人走失咗,劲无奈啰。本身我係戴住耳机听歌,谂住一路行一路听,但每行几步路就有人聊我讲嘢,后尾我索性除咗耳机,同佢哋一路行一路倾。我仲识咗一班叫『家长联盟』嘅姨姨,佢哋都几锡我,唔单止借风扇俾我吹,又请我饮宝矿力,仲请我食麦当劳。」麦兜当日就跟随着「家长联盟」的步伐,一同游行到政府总部外,又因为讯号差难上网,他索性全情投入,称沿途高叫「撤回」口号可能多达千次。

到达政总后,麦兜本想继续留下,但少做运动的他身体已到极限,首次游行如「万里长征」,感到十分疲倦及双腿酸软,所以他在家长联盟的社工陪伴下便回家了。当晚,他从新闻报道中,得悉游行多达103万人。睡了一觉后,麦兜以为政府看见这幺多人走上街头抗议,态度必然软化,但意想不到的是政府竟然宣布继续二读草案。麦兜不太清楚立法程序的步骤,当下只感到「万里长征」原来徒劳无功:「我老窦话,千祈唔好相信共产党任何嘢,原来佢错喇,因为香港政府都係同样唔可以相信!」

麦兜对香港人常常提及要争取的「民主」,认知模糊亦没有概念。但他从政府看见逾百万人上街,却继续宣布二读这件事后,略略领悟出什幺是「民主」。他说:「起码我唔会觉得,呢个漠视市民诉求嘅政府,会係一个民主嘅政府啰。」首次上街之后,麦兜却无缘在现场见证612,因他一早答应了家人当天要陪伴他们到内地游玩。由于他手机内没有翻墙的Apps,形容在内地的三日两夜是「与世隔绝」,「我係完全唔知发生咗咁大件事,我真係事后先知,仲要係返咗香港先知咁大镬,上面啲电视完全冇提。」机不离手的麦兜说,他之所以如此讨厌返大陆,因消息封锁有如身处另一个星球。

随后的和理非游行,包括616黑衣游行、71大游行、光复屯门、光复将军澳等,都能看到麦兜的身影,他彷彿爱上了游行似的,几乎每次他都是一个人出来,除了有两次跟随「家长联盟」之外,他笑言:「我梗係唔会爱上咗游行啦,咁鬼辛苦,我纯粹係爱香港咋。」

被记者问到常常孤身一人上街,总会有些时刻感到孤独和无助,害怕吗?14岁的他思索了一会后,回答了一个令记者目定口呆的答案,他说:「人出世係自己一个人嚟,人死亡都係自己一个人去,点解我哋要害怕孤独?我哋反而要去学识接受孤独,甚至征服孤独。」

麦兜指,他知道自己年纪尚轻,未能站在最前线抗争,所以他每次都只会参与和理非的游行,免得遭遇什幺危险。「其实我都惊惊哋架,同埋我咩都唔识又咩都做唔到,我觉得如果我行到好前,反而会变得好阻埞。我有睇新闻,见到啲大哥哥大姐姐要拆栏杆、拆灯柱嗰啲,甚至要同警察交手,我又帮唔到手,我去前线嘅话真係博捉架喎,所以唯有企喺后面帮佢哋打气啰!」

他表示,理解为何前线抗争者会一直升级行动,甚至作出一些看似破坏社会秩序及和平的行为,因为政府一直都不愿意回应市民的五大诉求,他说:「喺612之前,我相信所有人都真係因为条例而走上街嘅,但612之后已经唔止撤回问题,警察嘅滥用暴力先係最大问题。虽然好彩我未俾佢哋打过,又未食过催泪弹,但最讽刺嘅係,我要用『好彩』去指能够避免到呢啲嘢,乜呢啲嘢唔係好平常架咩?点解我会觉得侥倖呢?我真係觉得好头痕。」

麦兜又表示,「光复香港,时代革命」从来都不单是一句口号而已,而是一个信念。他认为「时代革命」中的「时代」,正正就是指他的这一个时代,他们「00后」有责任背负着「光复」及「革命」的重任,彷彿他们就是一群被选中的细路一样。麦兜也明白,这场抗争运动难以估计会去到哪一日才完结,所以开学后,他仍然会以和理非的表达方式,希望製造更多不同的声音,向政府表达人民的诉求,当中包括响应学界联盟的呼吁:罢课。

麦兜表示,他就读的大埔孔教学院大成何郭佩珍中学,是一间「深红」学校,初时估计不会有同学罢课,结果开学日有约100名高年级同学响应罢课,但被校方下令要留在校内演讲厅,随后网上更流传一段录音,称校长梁秋云已经表明会将罢课学生数目呈交上教育局,引起同学们的不满,之后出现包围学校行动,警察连续两日到场。

麦兜指,是次「何中风波」令他感到很欣慰,因为他知道自己不是独行者,学校里同样有人和他持相同理念。当初反送中运动开始时,他有感同学没太大反应,甚至有很多人不知道发生什幺事,令他以为校内的人都是「港猪」。「呢两个几月大家所睇到嘅嘢,我相信大家识分析件事对与错,我相信我哋呢边嘅支持者只会愈嚟愈多,因为时间可以证明一切。我希望我身边嘅人会慢慢逐渐开窍,一齐对抗恶法,对抗暴政!」

他指,一向没有太大的理想,只希望将来长大后,能够照顾到自己,不用父母担心而已。但经过今次修例风波后,他好像找到了更明确的理想。

「我想做记者。经过呢两个几月,我发觉社会上充斥住太多嘅唔公平同唔公义,我想守护所有事情嘅真相同事实,我想将所有嘢呈现喺社会大众面前。而且,做记者可以周围去唔同嘅地方採访,睇落好有挑战性。」

将来会否加入勇武抗争?他表示,会比较希望投身传媒行业,多过做前线抗争者,指除了因为「淆底」之外,最大原因是他认为透过文字,更加能改变这个社会。他续说:「学校中文书都有教鲁迅啦,当初我都唔明点解佢要弃医从文,我谂我而家开始明白了。」

麦兜思想成熟,记者对他说,假若他将来真的要成为记者,必须要努力学习,增强知识和语文能力。

麦兜尴尬地笑笑道: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推荐


sunbet游戏登录口|居民的生活服务指南|查询各类生活信息|集生活消费网站|网站地图 申博亚洲域名更新 律宾申搏sunbet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