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被害者到性侵害验伤护理员的倖存者心声──《十三岁后,我不再是我》新书

浏览量:838 点赞:831 收藏:868 2020-06-17

从记忆中消失的「那一天」

国中时,爸妈开起居酒屋。从那时起,过去一直担任正职员工的妈妈和三天两头换工作的爸爸,两人之间的权力关係开始逆转。

原本是妈妈的谋生能力比较好,但现在爸爸总是将「你妈妈什幺都不懂」、「就是因为这样才失败」挂在嘴边,数落妈妈。最初妈妈会反驳,但爸爸完全不听她的,后来妈妈开始配合爸爸。

于是,「爸爸是对的,爸爸最棒」的价值观逐渐在我家蔓延深根。

但是,不断换工作、遇到问题只会逃避的爸爸为什幺最棒?现在的我绝对会质疑这样的价值观。不过,爸爸总是自吹自擂地对我说:「这个世界上的人啊,只会看别人的脸色,根本不知道什幺是真正的生存之道。你爸我虽然什幺也没有,但我的生存之道是最正确的。」他动不动就摆出别人不了解自己,怀才不遇的姿态。

在我心中,爸爸并非真的那幺好,但我还是决定当他的跟班。

因为爸爸是决定家人排位顺序的人,在家里的阶级中,我是最下层的人,所以我要讨好爸爸,轻视妈妈,才能守住我在家里的地位。

妈妈是个个性健全耿直的人,虽然爸爸经常做出藐视她的言行,但她总不以为意。

同时,我正经历人格成长的过程,别人说的任何话都会深深影响我,让我深受打击。

有一天,我无意间和爸爸聊起我在看的小说中,有一段骑自行车的剧情。

小说描写一名杀人魔将刀子装在自行车上,随机刺杀路过的行人。

那时我还是个小孩,想让爸爸对我另眼相看,于是对他说:「有人骑自行车杀人。」

没想到爸爸立刻反驳:「骑自行车的人才不会那幺做。」「你是笨蛋,什幺都不懂!」狠狠教训了我一顿。

我哭了,心想绝不原谅爸爸。但又感到很不甘心,所以哭得更厉害了。我不懂爸爸为什幺要把话说得这幺难听?我才发现他很喜欢用言语贬低别人。

我虽然是个小孩,但也气到全身发抖。儘管如此,我没办法做出任何反击。

因为孩子永远是家庭这个食物链中最底层的一环。至少我的原生家庭就是如此。

我认为这一点多少影响了发生在我身上的事情。

大人是掌权者,我不敢忤逆大人。这个观念一直深植在我心中。

从被害者到性侵害验伤护理员的倖存者心声──《十三岁后,我不再是我》新书

source: visualhunt

我十三岁的时候,爸爸钻进我的被子里,开始触摸我的身体。

就像我一开头所说的,我无法回想起当天发生的事情。也无法明确说出那是哪一天。性暴力的行为就这样默默地开始且持续下去。我完全无法理解自己遭遇了什幺事。

虽然我的记忆很模糊,但对照妈妈的记忆后,我可以确定这件事是发生在我十三岁的春天。

因为我记得那件事发生不久,我就跟妈妈说:「爸爸钻进我的被窝,害我睡不着。」

我不敢跟妈妈说爸爸用手触摸我的身体。

直到现在我都想不透,我当时为什幺不敢说。

对于只有十三岁的我而言,爸爸做的事完全超乎我的认知。做这件事的人过去一直跟我生活在一起,我们一起笑着、嬉闹着,一起玩摔角游戏,之前也曾一起睡过。

可是,被那个人触摸胸部和臀部,感觉很奇怪,我不喜欢这样。

即使如此,我完全不知道他对我做的事有什幺不妥,为什幺奇怪?我也不知道可不可以跟别人讲发生在我身上的事情。

我还是个小孩,我觉得不要说比较好。要是说了,引起什幺重大变化,或破坏了我生活的世界,那就不好了。或许有这些顾虑,我才会避重就轻地用「爸爸钻进我的被窝害我睡不着」的说法表达这件事。

可是,如果当时妈妈问我「有没有发生什幺不好的事情?他有摸你吗?」,我很可能会说「有」。

但我当时只有十三岁,说出「害我睡不着」已尽了我最大的力量来抗拒爸爸做的事。

妈妈完全按照字面的意思接收并理解我所说的话,她用强硬的语气对爸爸说:「润说她会睡不着,你不要再去她的被窝里睡觉了。」

在此之后,爸爸有一段时间没再来找过我。

没想到等风头过去后,他又再次钻进我的被窝。

爸爸的行为模式总是这样,等事情过去后又故态复萌。先是做了错事。消失一阵子。接着再次出现。

他的人生不断重複这个过程。

【延伸阅读】

#妞书僮 

本文摘自《十三岁后,我不再是我》

从被害者到性侵害验伤护理员的倖存者心声──《十三岁后,我不再是我》新书

从被害者到性侵害验伤护理员的倖存者心声──《十三岁后,我不再是我》新书

✣日本社会众所瞩目、促使日本大修百年《刑法》,加重严惩性暴力犯罪者。
   近亲性侵受害者的真实人生告白──


  「那一刻起,我再也分不清爱和侵略的界线,
  因为,我已经失去了,我自己。」

 
  从「那一天」起,
  我再也不觉得天空很美,
  再也感受不到季节变换,
  也不会对喜欢的人心动……
  还有一颗看到男性就忍不住害怕的心,
  「爸爸,你对我做了什幺?」
 
  十三岁时,父亲钻进我的被子里,摸了我的身体。
  从那天起,长达七年的恶梦就开始了,
  我完全无法理解自己为什幺会被这样对待。
 
  经过了一段时间,我实在是忍不住就跟母亲说:
  「父亲晚上都来跟我一起睡,害我睡不着。」
  我无法告诉母亲细节,彷彿只要我说了出来,好像这个世界就会彻底崩坏。
  直到我二十岁,父母离异为止。
 
  这幺多年来,我一直想问母亲,于是终于鼓起勇气:
  「有件事我放在心里很久了,我一直想问妳…… 
  妳为什幺不阻止他?放任那个人做那样的事?」
  话还没说完,我就已经泪流满面。
 

出版社:三采文化股份有限公司

作者:山本润 Jun Yamamoto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推荐


sunbet游戏登录口|居民的生活服务指南|查询各类生活信息|集生活消费网站|网站地图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ag手机网址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agapp手机客户端下载